索拉帕拉特

sora (=阿炽 )
冷西皮万年 傻白甜畫手
沉迷帕帕中,星爵 奇异 铁人心頭好
星铁 奇异铁 不all铁,CP不逆
给我点喜欢推荐评论的朋友们窝爱你闷❤
評論不能全都回復到但是都會看!感謝!

[Groot/Rocket树熊與全員]假如我死了

newhome14439:

《银河守护者动画设定》








『浣熊渐渐的在他最喜爱的树林中死去。』








*Groot从梦中惊醒,他第一次知道自己能够作梦。又或者说,能够作这麽一个让他清醒也深深记得的梦。*






在Quill他们回到地球探望復仇者们的时候,Rocket的身体已经出现状况了。为此Quill不但认真的请Friday给他关于浣熊的研究资料,他甚至为了能够拥有照顾浣熊与研究野生浣熊的机会而私下请Tony帮忙,让他能够以SI的名义让那些忙碌的驻扎兽医优先与Quill见面。




“看得出来Rocket的确状况不好。”Tony淡淡的说:“我会跟Bruce一起为他检查,不过这毕竟不是我的专长,所以如果你希望--但其实我会坚持的,就算你反对我也还是会这麽做,我会安排你跟世界动物组织的兽医们见面。”


时间是分秒必争,所以他在说话的同时也动作迅速的张罗各种各样能够检查Rocket的仪器设备--如果Rocket是生病了那还好办,难办的部分Rocket躯体本身的限制。


野生浣熊的最长寿命的已知纪录大概是十二岁左右,而Rocket已经十岁了,以一个本体是野生浣熊、且受到许多折磨的实验体来说其实算是活得够长的了。


可Tony捨不得啊,大概除了科学与Friday以外,他最疼爱的八成就是这只脾气暴躁却聪明、而且实际上温柔的浣熊了。






*他们大约是在一座森林裡。森林的背景是黑色的,只有他们所在的森林散发着柔软的微光,而那只他一直崇拜、疼爱的浣熊露出一个笑容。不似他平时的狂傲倔强,而是一种柔软的、想要休息的笑容。*






“谢谢你,Tony,真的麻烦你了。”当他得到Tony毫不犹豫的答应,Quill放心而无力的跌坐在沙发上。他将那张明显因为担心而显得疲惫的脸埋进双手,小声而充满感激的不停道谢。


“别介意,亲爱的。”看见那一向标榜没心没肺而且吊儿啷噹的Star Lord如此,Tony同样担心的放下手裡的工具并且半跪下来开口:“不必道谢,我不是因为是朋友才帮忙的。”他说:“你懂吗?家人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,復仇者们是我的家人,而守护者们也是我的家人。我帮忙家人,这有什麽好麻烦的,是不是?”他用带着机油的手轻抚着Quill有些粗糙的褐色头髮,一下、两下、三下的安抚着男人不安的情绪。




似乎能够感受到Tony给予的安慰,Quill忍不住哽咽着发出颤抖的声调:“我不知道……我好慌张,Tony,如果没有了Rocket,那我们怎麽办?他是我们的家人啊……尤其是Groot,Groot这麽的……这麽的……”Quill终于哭出声音:“这麽的依赖他,如果没有了Rocket,我们该怎麽办?”他的肩膀憋得抽动着,甚至他的声音也一抽一咽,就像是快要无法换气般的痛苦。




“我们不会没有Rocket的,好吗?”Tony静静的说,他的眼眶红红的:“我们都爱着他,所以Rocket会很好很好的。”




可就连Tony都知道,这句话不过是个安慰人的谎言。






*“Groot,你有想过生命的尽头长什麽模样吗噢……我忘记你曾经去过,我还把你种回来了,是不是?”嘴巴不饶人的浣熊对他调笑着,他也不管Groot想不想回答,或者有没有打算回答,他迳自爬到Groot身上去,捲缩在花神巨像族那宽阔的怀抱之中。*






也许是真的知道自己的生命开始在倒数了,为了避免自己真的去了另一个世界而大家兵荒马乱,也大约是为了让短暂的人生不会有让自己留下遗憾的结局,Rocket开始认真的教导朋友们武器、科技以及花神巨像族……不,应该说,关于Groot的一切。


“在太空旅行之前,一定要备好肥料和新鲜泥土给Groot。通常我会在米兰诺号常备五个月的份量,如果剩下一个月份的量就要回Stark这裡或者就近找有有机生物的星球。”


“武器的更新资料我会放在Stark这裡,你们知道的,我发明的武器太强大了,能不流出就不流出。”


“Groot喜欢能够让根健壮的钾肥,但是不可以因为他喜欢就给他太多,偶尔也要多补充氮,那是能够让叶子茂盛点的……”


“我所有资料的密码全在这裡,千万不要忘记了,不然你们就没得修船了。”




在先前,如果忘记教过的东西,Rocket可能随便念个一两句。但现在如果忘记了他教过的内容,他不但会比以前要更加凶狠的辱骂,甚至会开始念着:“这点小事都不会的话,如果我不在了看你们该怎麽办……”




大约过了一个礼拜,Quill受不了了。


引爆点……其实也不能说是引爆点,那不过就是一个导火线、又可以说是一个,生气的理由。


而那只不过就是单纯Drax问了:“Rocket,请问你说你的密码是什麽?”而Rocket愤怒的指着他并且尖声吼叫:“白痴,密码还记不起来的话我死了怎麽办?”






*“我累了。”浣熊说,他将有着狰狞疤痕的背部抵在Groot的肚子上,让他的朋友像梳子那样用树枝梳着浣熊的皮毛。*






Star Lord爆发了。


“你到底在干什麽,Rocket?”不顾Gamora与Drax的阻挡,他们的领导人咬牙切齿的用十指紧捏着Rocket小小的肩膀,他表情嗔怒的低吼:“你最近特别认真教我们如何使用你的东西和……如何照顾格鲁特,你是怎麽了?难道你明天就要死了吗?”




事实上,实在无法确定Rocket是因为问题愣住,还是因为Quill愤怒的表情才呆滞,他怔怔的盯着Quill湛蓝色的眼眸--Rocket甚至不能确定是不是只要拥有水蓝色眼眸的傢伙就会特别的善良、特别的天真、特别的在乎……


家人。








*“呐,你跟我描述一下,天堂长什麽模样好不好?”他看着浣熊又露出那样的笑容。啊啊,那是在请求他呢?还是……呼救呢?*






Rocket垂下肩膀,挫败的开口:“不,我想应该……还没有。”


“那既然不是明天就要死。”Quill说:“那你为什麽要这麽急着让我们学会离开你?”


他用力将Rocket塞进怀抱裡头,这样的动作彷彿是个开关,Gamora、Drax同样拥抱住他们俩。而Groot则是用他生长出来的树枝将所有人团团围住,并且在Rocket的耳上插了朵跟Groot手腕上一样的粉红色小花儿。




他们所有人把Rocket紧紧的护住了,彷彿这样就能把浣熊整个都安放在他们的心裡头,就怕伤了就怕丢了就怕……


没了。






*“Groot,别不理我。”浣熊静静的说:“还是其实我根本不能去天堂呢?”他的声音苦涩,听的Groot核心好痛、好痛。*






“Tony他们好担心你。”Quill把脸埋在Rocket的毛髮裡头,声音低落的:“我们拜访了许多医生,我们想为你健康检查。”


Quill用右手抚着Rocket的背嵴,由上而下的安抚着。






*“Groot。”*






“Drax不想让你担心,所以他很努力的学着这些他一窍不通的东西。”


Rocket感受到Drax的大掌同样握住了他的小爪子,像是为了让他安心似的,Drax甚至轻轻的捏捏他的爪子,似乎这样能够把某些力量送给他。






*“Groot。”*






“Gamora不太会表达感情,但她真的试图将关心用行动表示。”


Rocket感觉到了女杀手用她丰厚的嘴唇吻了吻他的头顶,就像个母亲安慰迷失的孩子,她轻柔而甜蜜,用吻告诉Rocket有他们在,别怕。




*“Groot。”*






“Groot……Groot是害怕你对他失望的,可他又一直希望……你能够称赞他--事实上,我们都希望你能够为我们感到骄傲。”


Groot的树枝球似乎更加密合了,他在裡头散发某些Rocket曾经看过的亮黄色球体,Rocket知道,那是Groot在讨他开心。




“嘿,Drax,你还记得Rocket资料夹的密码吗?”Gamora说,她美丽的双眸直直的看着Drax,蓝色的毁灭者温柔的笑了笑。


“我记得,是『Family』,对吧?我只是忘记怎麽按而已,只要小老鼠念给我听我就会。”


Rocket大大的眼睛掉下眼泪,咸热的泪水沾湿他的皮毛。




他多喜欢他们啊,这些傻不愣登,却又可靠无比的家人。


一个个都是那麽的白痴,却又一个个都是那麽的温柔。




虽然会互相乱吼叫,但家人不就是不会顾忌对方,而是能够自由自在面对、并且互相扶持的人吗?


他是多麽的不想离开他们啊。






*“Groot,Please。”*






“对不起。”Rocket开口,Quill听不太出来浣熊的语气是什麽:“我只是很担心……很担心你们这帮白痴一个傻两个呆而且领头的那个还是严重低能,如果因为太想念我让本来就複杂的事情变得一团糟怎麽办?”




“所以你更应该要维持好心情好精力,然后活的久一点,才能在低能的领导出状况的时候负责出来骂人。” Gamora理所当然的回答:“不然到时候只会剩下低能领导跟两个呆能够维持家裡的正常运作了,因为傻的那个会为了过于忧虑家裡未来而再找Thanos决斗最后浴血而亡。”


Quill嘿了一声抗议着我才不低能,但Drax和Groot倒是坦然的接受了关于他们呆的事实,他们俩甚至嘿嘿的露出呆瓜笑容用以表达他们的确是呆瓜的事实。




“我讨厌你们。”Rocket闷闷的说:“我讨厌哭,你们害我哭,所以我讨厌你们。”


“Rocket,我知道你最爱我们了。”


“你们还曾经拿我跟收藏家交易,我超讨厌你们的。”


“少来了,我们不但去救你,而且你自己拗了收藏家一堆东西后还不是一样爱我们。”


“超恨你们的,巴不得每天踢你们的屁股。”


“好好,Rocket的爱我们感受到啦,是不是啊Groot?”Quill笑嘻嘻的看向Groot手腕上的粉色小花,那朵花跟浣熊耳朵上的花不但开的更加美丽,甚至还发出迷人的黄色微光。




Rocket这下真正的哽咽出声。






*他想起来了,想起来那时候他的搭档、他的爱人、他的伴侣说了什么。他对他说了:“I am Groot。”


Rocket睁着眼睛,睁得大大的。


“我一定会哭的很诡异。”Rocket哭着笑出声:“是啊,你会为我建造天堂的,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么爱你这棵笨树,不是吗?”*






浣熊躺在怀抱之中,渐渐的在他最喜爱的树林之中睡去。










﹏﹏




结局能够当BE也能够当HE的!信我!


妮妮跟火箭很好真的不是我刻意的,而是在AA某集,只有火箭对星爵提出质疑说:不能这麽做!那钢铁罐子(妮妮)还有人!


而粉红花花是某集银护的动画内容,大概是S01E04还05,标题是万中选一。裡面格鲁特在跟火箭分别时送给火箭一朵粉红花儿,而那朵花能够让格鲁特知道火箭的心情。


几天前和基友们去看了Vol2,实在太喜欢火箭跟勇度啦!他们俩真是渴望爱与被爱的人呢……


幸好,格鲁特真的用心爱火箭;幸好,勇度用他这辈子的所有爱着星爵……


第一次发文章,小心轻拍




您們害我偷偷修改文章結局><(然沒什麼意義

评论
热度 ( 74 )
  1. 索拉帕拉特newhome14439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索拉帕拉特 | Powered by LOFTER